主页 > Z生活化 >学习批判思考,如何避免患上「谬误病」? >

学习批判思考,如何避免患上「谬误病」?

去年6月,《Daily Nous》转载一篇文章,作者是根特大学的教职员,里面有一段讲述他的教学经历。原来他曾在批判思考课教谬误(fallacy),并在解释过一些常见的分类后,要学生做功课,从报纸和政治辩论找看有没有谬误。结果,他决定从此不再出这类型的功课,因为他发现学生病态地将每个句子都视为谬误,而且以为自己抛出各式各样的谬误标籤就等于做了实质分析,但事实上他们眼中的谬误许多都是再合理不过的言论。[1][2]

在非形式逻辑圈子颇有名气的David Hitchcock,早在1995年已经发表文章讨论谬误教学的价值。[3]他忆述自己在1970年代教符号逻辑,学生对抽象的符号运算兴趣不大,倒是课程末段的主题「谬误」令他们兴致勃发,不过,他随即发现一个大问题︰即使他故意出没有谬误的题目,他的学生还是毫不犹疑就说有谬误,而且还说得头头是道。他形容「students were apparently able (and willing) to find a fallacy in anything」。有见及此,他教批判思考都会选择避用「谬误」标籤的教科书。

时至今日,同一个现象仍是非常普遍。Brooke Noel Moore与Richard Parker合着的《Critical Thinking》(2012, 10th ed.)在讲解谬误之前,便有一个温馨提示︰

有用心教过的老师都知道,这种谬误病其实一点也不罕见。患者有几个常见特徵︰一,他们讲得出一堆谬误名称,但基本上说不出正确定义,而且通常连那些谬误的重要特质都说不出来;二,若是问他们「有没有一些相似但没有犯谬误的情况」,他们的反应通常会明显变慢,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原来可以没有谬误;三,他们一旦发病,就会忘记有一种常见的谬误叫做「攻击稻草人谬误」(the strawman fallacy),例如,将正常立场扭曲成有谬误的立场,再加以攻击。

学习批判思考,如何避免患上「谬误病」? Image Credit: Existential Comics
哲学漫画《Existential Comics》其中一集曾画过「谬误侠」(Fallacy Man),正是讽刺这类胡乱指摘别人犯下各种谬误的人。
日常对话谬误处处?

谬误病有轻有重,轻则只是较易觉得对方犯错,重则目力所及无一不谬。我遇过严重的患者,动辄就指责别人犯人身攻击的谬误,而且能从一段没有谬误的文字找出十几个谬误来。不过,近期比较可笑的,还是作者名挂「01哲学团队」的〈13/2 情人节订不到枱!?〉[4]。即使不谈「诉诸感情是女性常用的谬误」之类的九流备注,那篇文章连讲解四类谬误、比较正经的部分也是大错特错。正常人可能觉得这样一段对话并无问题︰

甲︰你今日会不会去上课?
乙︰不了,我的祖父刚过身,我没有心情上课。
甲︰但老师今日会讲考试内容,出席应该会对考试有帮助。
乙︰你帮我记下重点,我之后再请你吃饭吧。
甲︰好吧。这次考试很重要,考砸了很可能会整科不及格,要等下年重修,连其他必修课也要推迟一年才能修,最终会延毕,我明白你这几天心情很差,但也记得要读一读。
乙︰谢谢,我会留意。

然而,病到「01哲学团队」的级数,便会觉得整段对话有很多问题︰

甲︰你今日会不会去上课?
乙︰不了,我的祖父刚过身,我没有心情上课。(诉诸情感的谬误,「通过操作别人的感情来取代有力的论述」。)
甲︰但老师今日会讲考试内容,出席应该会对考试有帮助。(转移话题谬误,将视线从上课转移到考试。)
乙︰你帮我记下重点,我之后再请你吃饭吧。(转移话题谬误,将视线从考试转移到吃饭。)
甲︰好吧。这次考试很重要,考砸了很可能会整科不及格,要等下年重修,连其他必修课也要推迟一年才能修,最终会延毕,我明白你这几天心情很差,但也记得要读一读。(滑坡谬误,「把考得差连繫到延迟毕业也会必然发生,而延迟毕业是一个负面事件,推论出因此不应该考得差」。 [注︰此文法结构乃参照01的写法。])
乙︰谢谢,我会留意。

好青年荼毒室已撰文批评[5],我不想谈内容,反而想说说这种现象︰不少指责别人犯谬误的举动,其实也是差不多的荒谬,只是自己毫不自觉。

1970年代起已经有学者──包括Gerald J. Massey、Charles L. Hamblin、Michael Scriven、Maurice Finocchiaro、Trudy Govier、David Hitchcock──讨论谬误教学的价值。他们会觉得这个问题值得讨论,主要还是因为发现太多学生滥用「谬误」这个标籤。那系列的讨论有许多有趣的论题,例如生活中有没有犯谬误的真实例子、如果没有真实例子又有没有必要教、就教学而言又会不会弊大于利。这些论题都有值得仔细斟酌之处,但我最关心的始终是滥用的问题。

当概念工具变成武器

香港因为受李天命影响,不少人除了「谬误」还会学到「语害」(linguistic traps),例如语意暧昧、概念滑转、言辞空废。语害和谬误性质相近,同样聚焦在错误的一面,滥用的情况同样严重。有学生缴交作业,连「麻烦你将杯子递过来」也视为语意暧昧,因为「他没有说清楚要用甚幺方式递过来」。

有人因此提倡教「认知偏差」(cognitive bias),但教认知偏差一样有不少滥用的情形,例如看到人有自信就说他受自我中心偏差(ego bias)影响、看到人立场和自己不一样就说他受验证偏差(confirmation bias)影响、看到人听从专家意见就说他受光环效应(halo effect)影响,诸如此类。

研究思考和沟通,无可避免会创出一些概念工具,这些工具或多或少都能变成武器,让人可以指责对方犯错,例如论证理论(argumentation theory)会触及「丐题」(begging the question)和「举证责任」(burden of proof),这两个概念即使不加上「谬误」的标籤,也可以让半吊子误用来指控别人有(理性上)不恰当的讨论举措。

比较抽象的学科同样不能幸免。有多少人上完一整个学期的逻辑课,到现在每次反驳人仍是先将对方理解成演绎上不对确的论证(invalid argument),完全忘了有归纳上盖确的论证(strong argument)?又有多少人学了一套哲学理论、看了一个哲学论证、听了一句哲学金句[6],就一直满嘴「存在主义」、「虚无主义」、「物理主义」、「表徵理论」、「暗示理论」、「可能世界」、「逻辑上有可能」,甚至用自己的哲学训练去其他学科「挑机」?再严格的学科也会有人学艺不精,例如以为基本的数论(number theory)可以解决王浩悖论(Wang’s paradox),以为量子物理学可以解决所有形上学问题。

运用概念之前先想一想

误用有深有浅、有普遍有不普遍、有严重有不严重,最终的根源往往都是当事人连基本定义都未掌握就凭感觉和联想来下判断。要完全避免是不可能的,但要大大减少这类错误,原理却是十分简单︰用之前想一想概念的意思、想一想满目疮痍的滥用情况。原理大家都懂,道行高低,就看苦功下多少。

相关文章︰

回应《01哲学》︰谈谬误,不应贸贸而谈「熟悉」不等如「知识 」 读哲学名句不能望文生义用逻辑系统就能判断论证对确吗?

注︰

    Do Philosophers Care Too Much About Fallacies? (Daily Nous)Maarten Boundry: The Fallacy Fork: Why It’s Time to Get Rid of Fallacy TheoryHitchcock D. (2017) Do the Fallacies Have a Place in the Teaching of Reasoning Skills or Critical Thinking?. In: On Reasoning and Argument. Argumentation Library, vol 30. Springer, Cham13/2 情人节订不到枱!?(01哲学)谈谬误,不应贸贸而谈︰回应01哲学〈13/2 情人节订不到枱!?〉一文(好青年荼毒室)〈以熟悉为知识〉一文提到一些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