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化 >妞书僮:暌违3年半路癡作家和泉蜡庵终于回来了!《我的赛克洛斯》新书转载 >

妞书僮:暌违3年半路癡作家和泉蜡庵终于回来了!《我的赛克洛斯》新书转载

《我的赛克洛斯》

「这些全部都是你做的?」

「因为我也没其他事可做了。做铁器很有趣呢。娘,下次我做给妳看。」

大太郎那颗大眼望向火炉。对了,经这幺一提我才想到,赛克洛斯这位神明,不就是精通锻铁技术吗?而独眼与锻铁的关联,在其他地方也看得到。根据古书记载,日本以前似乎有天目一箇神与天津麻罗这两位专司製铁与锻铁的神明,其名字中的「目一箇」就是「独眼」的意思,而「麻罗」源自于「目占」,意同「片目」。

「原来如此。看来,独眼巨人擅长锻铁是确有其事……」

「嗯,没错。」                

大太郎得意洋洋地说道。

我决定在身体恢复前,暂时留在大太郎身边休养。虽然得早点与蜡庵老师和耳彦会合才行,但我脚踝扭伤,若没治好它,根本无法重新踏上旅程。

大太郎尝过我做的菜之后,眼睛圆睁,大为惊叹。

「我从没吃过这幺好吃的东西!」

他亲手打造的菜刀锋利绝伦。不论是野猪的骨头还是竹笋,都能轻鬆切断,毫不费力。就算是拿菜刀时一不留神切断了手指,也可能会因为菜刀太过锋利,而没注意到自己手指没了。

「要打造这种菜刀,只是小事一桩。」

大太郎让我看他吹踏鞴的样子。那是耗时费日的大工程,首先用黄土造炉,然后放入木炭升火,接着一面以风箱朝炉内送风,一面交互添加木炭和铁砂。不久,铁砂变得像红色黏土。高殿内酷热难当,令人热汗直冒。原本需要好几名成年人才能胜任的工作,大太郎全部一手包办。只要按压风箱送风,火势便会增强。需要许多人帮忙才压得动的风箱,他轻轻鬆鬆用单手就能按压送风。

「太热不行,不够热也不行,火候得控制得刚刚好。」

大太郎把手伸进炉中,以手指捞起一把熔成金黄色的铁砂,送入口中,露出像在品尝味道般的表情。

「嗯,还可以。娘,妳要不要也试一下味道?」

他以手指捞起铁砂,準备递向我面前。我急忙用力摇头。熔化的铁砂,就像地狱一样滚烫,要是我真的放进嘴里品尝,肯定下场凄惨。

「你感觉不出热吗?」

「我最喜欢热了。我喜欢摸热的东西,也喜欢吃热食。也许我体内有个像胃一样的袋子,可以用来储存热。」

独眼巨人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炉中,搅拌熔解的铁砂。

接连数日,大太郎都在忙火炉的事,由我做菜送去给他。

「我没空吃。娘,妳替我吃吧。」

锻铁对他来说似乎比吃饭更快乐。巨人眼中闪烁着精光,频频往炉内窥望。火炉下方有个小洞,流出熔化的不纯物质,它同样也散发红光。那高温的热度,只要我轻轻一碰,恐怕连骨头也会一併熔毁,但巨人却以手指捞起它,舔了一口。

「很好,流出很多苦苦的东西。」

不久,火焰逐渐变小,大太郎旋即捣毁火炉,取出铁块。以黄土建造的火炉,用过一次就得捣毁。取出的铁块敲碎后,再区分出少量的良质部分,以及大量的劣质部分。大太郎伸手一把抓起仍留有余热的铁块,无比锺爱地伸舌舔舐。用来打造刀身的,是少量的良质部分,称之为钢。除此之外的大量劣质部分,称做铁渣(生铁),可充作农具和锅子的材料。

大太郎让我见识他吹踏鞴的过程,以及用铁打造菜刀和锅子时所投注的心血,并加以说明。我虽然不太感兴趣,但是见巨人讲得眉飞色舞,只好频频点头,努力聆听。对巨人而言,我似乎是他第一个说话对象。他一直是孤零零一人住在深山里,现在可以和人谈到他最喜欢的铁,想必一定乐不可支。

我望着他亲手锻铁打造的农具铁刃。

「这些製作方法,你是如何学会的?」

「我身体很自然就会了。」

高殿旁有条小河,鱼儿悠游其中。大太郎挥拳击打岩石,四周为之震动,群树摇晃,河川彷彿瞬间停住不动,有好几条鱼就此昏厥,一只只浮出水面。我和大太郎忙着将鱼一一捞起,我用菜刀杀鱼,丢进锅里烹煮,独眼巨人则是弯腰蹲在一旁观看。

「再也没有比这更令我高兴的事了,可以看到有人像这样使用我亲手打造的菜刀和锅子。娘,为了妳,要我做再多菜刀或锅子,我都愿意。」

说完后,他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先是加热铁砂锻冶出铁,再以铁鎚敲打、以石头研磨,做出许多菜刀和锅子,得意洋洋地拿来给我。

不过,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的脚伤痊癒,体力也恢复如昔,于是我对他说:

「大太郎,人类住的村庄在哪里?我想去那里看看。我得离开这里,再度踏上旅程。」

巨人沮丧地垂落双肩,我早料到他会有这种反应。

「娘,妳不能永远待在这里吗?」

「不行,因为我不是你娘。要是你不告诉我村庄在哪儿,我就自己去找。」

如果说要和他分离,我一点都不难过,那是骗人的。在此盘桓的这些时日,我对他产生了情感,但我有我江户的生活要过。

「大太郎,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没有办法……」

巨人眼中噙着硕大的泪珠,脸部中央的眼球宛如洪水爆发,眼泪笔直地流下,濡溼了他的鼻和口。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大太郎……」

「这样啊,我明白了……」

巨人抬起头来,但他并非就此同意与我分离。

「娘,我决定了。既然妳要下山,那我也要跟妳一起下山。我不想再自己一个人了。」

拨开草丛沿着河川而下,终于看到民宅聚集的村落。果真如大太郎所言。梯田上零星出现几名村民的身影。我下山走过河桥,重新抱好包袱,朝其中一名村民走近。是名拿着锄头翻土的老翁。我望着老翁手里的锄头,那是前端有四根铁製钉齿的钉耙。想必已使用多年,钉齿前端都已变钝,残破不堪。

「妳怎幺了吗?在这一带不曾见过妳,是不是迷路了?」

老翁发现了我,向我问道。

「您工作真认真。对了,您那钉耙的钉齿好像都变钝了呢。」

「这也没办法啊,没钱换新的嘛。」

我放下包袱,在脚下摊开来,里头装了各式各样的铁器。我拿起一副新的钉齿,递给老翁。

「请拿去用吧。」

「搞了半天,原来妳是铁匠啊?我不需要。刚才不是也说了吗,我没钱。」

「不收你钱。」

老翁一脸诧异。

「我家里的男人很喜欢打铁,家里多的是用不到的铁器。不嫌弃的话,可以拿去分村民们使用。」

大太郎做的钉齿相当锋利,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老翁将原本老旧破烂的钉齿取下,换上新的,马上试着在农地上翻土。钉齿轻轻鬆鬆便铲入地面,用起来很顺手。原本的钉耙得高高举起,吆喝一声用力挥落,才能嵌进土里,但现在只要轻轻往地面一摆,就会像陷入沼地里一样钻进土中。老翁大为吃惊。

「好厉害啊……!」

附近农田的村民全聚了过来,我又重新向他们说明一遍。才一眨眼工夫,农具用的铁器已全部分到他们手中。将锄头前端更换成大太郎做的铁器后,挖洞顿时变得像在刨羊羹一样轻鬆。换过镰刀刀刃后,不仅割稻变得毫不费力,还意外发现连一旁的树干和石头也被割成两半。我从高殿带来的铁器,转眼已一个不剩。无法每位村民都分到,有人还问我「没有我的份吗?」

「下次我会多带一些来,分给没拿到的村民。我家那个男人是位好心的铁匠,他一定会多做一些,让人人都有份。」

有位村民问道:

「他是妳丈夫吗?」

「不,说起来就像我儿子一样。」

「咦?妳还这幺年轻耶!」

我在众人的送行下离开村庄,走过河桥,佯装要走向隔壁村,待确认过四下无人后,这才离开道路。我走进山中,沿着河川而上,一路上拨开草丛前行,不久,已看到高殿出现在山林深处。

锵、锵、锵,四周响起铁鎚打铁的声响。往内窥望,发现巨人正弓着身子,全神贯注地製作农具。他以烈火烧铁,等到铁火热发红后,先以指尖捏塑形状,再以铁鎚敲打。锵、锵、锵,每次敲打都会激起火花,煞是好看。

我没办法无视于大太郎的哀求,再次踏上旅程。「我也要下山。我不想再自己一个人了。」大太郎一直这样嚷个不停,怎样都不听劝。为了安抚他,我只好让步,结果就是这样。我要帮助他下山,和山脚下的村民们和睦相处。

「你想和村民们和睦相处吗?」我试着如此询问, 结果巨人马上回答「 想! 」「 如果真的办到了, 就算娘离开, 你也可以接受啰?」「这个……」大太郎吞吞吐吐,我盘起双臂瞪视着他,他这才很不情愿地点头同意。

大太郎对于要和我分开感到难过,是因为我离开后,他又会变为自己孤单一人。但要是能和村民建立情感,让他们需要大太郎,日后即便我不在他身边,他应该也不会感到孤单。

大太郎将边敲打边激起火花的红铁,插进桶中的冷水里。红铁发出「滋─」的一声,冒出白花花的水气。

「进行得很顺利呢。大家都很喜欢你做的工具。」

我看準巨人停下手中动作的空档,向他搭话。他脸部中央那颗眼睛变得歪斜扭曲,嘴里发出像是快要哭了的声音。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幺高兴过。竟然有人会喜欢我做的铁器。娘,下次我也要去村里,可以吗?」

「还不行。还是让我自己一个人再多去几趟比较好。」

要是看到独眼巨人,村民们肯定会吓得四处逃窜。为了避免这种事发生,最好还是一步一步来,先以铁匠的身分成为村里不可或缺的人物。这幺一来,村民们也就不会对巨人产生敌意。

我每天都将铁器以包巾包好,前往村庄。我承受不了过重的负荷,所以都是请大太郎帮我把包袱运至可以看见村庄的地方。将菜刀和锅子发送给村内的妇女后,她们都很感谢我。

「连砧板都砍裂了!我从没看过这样的菜刀!」

女子打量着手中的菜刀,如此讚叹道。

「妳儿子不光锻铁有一套,磨刀技术更是一流。」

我带着刀身※ 去村长家。就连我这种外行人也看得出来,那把刀打造得相当出色。村长喜不自胜。

※ 刀子收入刀鞘里的铁製部位,不含刀柄。

用过农具的男人们也纷纷向我道谢。

「下次一定会大丰收。」

「这村庄会变得更富裕。」

「这一切都拜令郎所赐。」

村民当中,开始有人对大太郎的技术感兴趣。

「你们是从哪里取得铁呢?哪里可以取得品质这幺好的铁?妳这样免费发送锅子和菜刀,应该是有管道可以免费取得铁材吧?」

我刻意转移话题,避而不答。

此外,我还从村里某位老太太那里听闻一件耐人寻味的事。

「以前山里住着踏鞴一族,只是不知道现在怎样了。以前他们不时会下山来,像妳一样留下许多铁器。村民们则是送他们蔬菜当回礼。」

我告诉村民们关于大太郎的事。

「我家的大太郎身材高大如山,是个心地善良的男人。不过,以前他在锻铁时烫伤了脸,所以他不太想见人。就算来到众人面前,应该也不会取下面罩。」

「妳下次可以直接带大太郎到村里来,我们想当面向他道谢。」

我假装面有难色,要他们答应我,绝不能欺负我儿子,也不可以有想脱下他面罩的念头。

「这样我知道了。那幺,我明天带他到村里来吧。」

突然让村民们见到大太郎的脸,他们一定会吓得魂飞魄散。我打算让他先以蒙面的姿态和村民接触,然后以他的怪力帮忙村民从事农耕,为盖房子搬运木材,为开垦搬移岩石,大太郎那一身怪力一定可以派上用场。

我回到高殿,告诉大太郎这件事。

「明天我们一起到村里去吧。只要戴上娘为你缝的面罩,村民们一定会接纳你的。你一定可以结交到你的第一个朋友。」

大太郎语带激动地说道:

「本以为我永远都会孤零零一个人,但现在竟然有人这样夸我,还说想见我。我一直都希望可以被人需要,如今这愿望终于实现了……」

我轻抚大太郎那巨大的手掌,抬头仰望晚霞。在一片橙色的晚照下,有几只乌鸦飞过,感觉无比舒畅。当时的我已完全将大太郎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

然而这祥和的短暂时光,转眼即逝。

那是巨人到河边捕鱼当晚餐,我忙着準备饭菜时发生的事。突然从河那边传来一声悲鸣。我正準备朝那里奔去时,有三名男子从草丛里窜出,连滚带爬地朝我跑来。

「有怪物!」

「救命啊!」

「他会吃了我们!」

男子们无比慌乱,步履踉跄地躲向我背后。他们一见大太郎的脸出现在草丛上,旋即大呼小叫地逃进高殿内。大太郎一脸困惑地说道:

「娘,他们好像看到我了……」

我对其中一名男子有印象,他就是频频问我是从哪里取得铁材的那名男子。想必是在后头跟蹤我而来的。其他两人应该是他的伙伴吧。我走向高殿,心想,这下可麻烦了。巨人也跟我一起走过去。

「我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快出来吧。」

巨人压低身子,把脸伸进高殿的门内。

我也往高殿内窥望,看到男子们的模样时,我吓出一身冷汗。

但当我发现时,一切都已太迟。

「危险!」

我高声喊道。

男子们打开摆在高殿里的木箱,从中取出菜刀和刀子。其中一名男子握着刀子,朝大太郎伸进门内的脸部中央刺过去,刺中他唯一的眼球。那把刀就这样无声地没入他瞳孔中央。

大太郎发出爆炸似的狂吼,手臂顺势往前挥出,一击命中那名男子。男子向后倒飞,手脚和内脏迸裂四散。高殿的柱子断折,屋顶塌陷。现场响起轰隆巨响,尘烟飞扬。大太郎痛得直扭动身体,高殿整个崩塌,压死一名男子。我一面避开掉落的碎片,一面呼唤巨人的名字。而最后倖存的那名男子,从不住蹬地的大太郎脚下穿过,一面尖叫,一面逃向村庄。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究竟是怪物比较可怕还是人心...?《我的赛克洛斯》新书转载2-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陪你看看书

跟着书中的脚步,明明是走在市镇里,却不知不觉置身于山中;明明没印象坐过船,却已来到湖心的离岛上。他们的旅程说是观光,更像在观察人间百态~

本文摘自《我的赛洛克斯》

妞书僮:暌违3年半路癡作家和泉蜡庵终于回来了!《我的赛克洛斯》新书转载

出版社:皇冠出版

作者:山白朝子(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