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悦生活 >成功女性的生活是用家务劳工堆砌起来的 >

成功女性的生活是用家务劳工堆砌起来的

成功女性的生活是用家务劳工堆砌起来的 

  随着越来越多女性进入职场,她们待在家的时间自然减少。儘管如此,维持家庭日常运作仍需要有人做饭、打扫、照顾孩子。大多数美国家庭为夫妻都出外工作的双薪家庭,而谁该负责家务也没有明确的答案,于是家务的「第二轮班」不成比例地落在了女性身上。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资料显示,有一半女性表明自己每天都在做家务,例如打扫房间或洗衣服,而男性的比例仅有19%。同时,美国女性照顾孩子的时间也是男性的两倍之多。为了减轻「第二轮班」的负担,一些经济能力较佳的家庭选择雇用家务劳工(80%以上为女性),最终形成了一个现象:世界各地有经济能力负担家务劳工的女性能自由地追寻自己的事业,是因为其他女性帮他们打理家务(照顾孩子、做饭和打扫房间)。

  记者梅根‧史塔克(Megan Stack)在新书《女性的工作:对工作与家庭的反思》(Women’s Work: A Reckoning With Work and Home)讲述她自己雇用家务劳工的经历,而她有时间写书也是因为家务劳工替她照顾孩子和家庭。

成功女性的生活是用家务劳工堆砌起来的

  梅根的回忆录发生在中国和印度,她离开《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的驻外记者工作后,怀着第一个孩子在那里生活。在中国和印度,她都雇用了家务劳工——保姆、帮佣和厨师——好让自己有时间写作。

  梅根受访时表示,她当初没有多想就决定雇用另一名女性到家里做全职工作,但很快她开始经历一些令她惊讶的事情,其中包括信任、爱和嫉妒的情感因素、把住家变成办公室的企图,以及金钱与种族权力失衡的道德矛盾,她说:「我没有预料到,当我越适应当一个母亲,我就越感到不自在。因为我看着身旁正在工作的保姆,心里不禁想起:『她也是母亲,那谁正在照顾她的孩子?』」

  她继续说:「对大多数女性而言,这对双方都是最好的选择。对于许多外地移工女性,这是她们能领到体面薪水为孩子支付教育费用且为数不多的工作机会之一。因此,我不认为我能够指责这个现象,因为对很多人来说,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们都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才是。」

成功女性的生活是用家务劳工堆砌起来的

  解决家务劳动是上层社会女性追求进步与平等的典範,但这样的进步与平等却依赖长期处于底层社会的贫困女性。性别分工的问题解决了吗?显然没有,它只是变成外包给其他女性来做而已。家务劳动问题演变成这样,原因牵涉到政治决策者最不关心的三种人口结构:女性、穷人和有色人种。

  梅根说:「这是一种潜在的社会意识,认为发生在这些人身上的事情不是那幺重要。我确实想把这本书的重点放在性别方面,毕竟这种劳动力更多是关于女性似乎与种族无关,但在我的家里种族议题明显到令人不安。我的两个儿子都是白人,当他们看到有色人种的女性为我们工作时,他们脑袋接收到的资讯会变成什幺?我们又教了他们什幺?这个事情一直困扰着我。」

  即使梅根与雇来家里工作的女性有着非常强烈的情感联繫和关係,但她认为家务劳工不应被视为家庭理所当然的一部分,她说:「当你告诉自己员工是家庭的一部分时,你就把他们置于不专业和不受控的局面。你会开始认为『她是家庭的一份子,所以她应该不介意在休假日来帮忙,因为她很爱我的孩子啊!』但这不像请阿姨或婆婆来帮忙照顾孩子那样,在这段雇佣关係中你掌控了所有权力,当界线模糊不清造成混淆,只会让原本就处于弱势的女性变得更弱势。」

成功女性的生活是用家务劳工堆砌起来的

  书中还提到有些雇主经常把家务劳工排除在生活照和故事之外,不愿意承认他们的存在,梅根认为这反映出人们对于雇用家务劳工的矛盾心理,她说:「这个现象很诡异,因为在英国殖民印度时期,殖民者如此不加掩饰自己的优越,并以拥有僕人自豪。有很多老照片真的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例如小男孩站着拿扇子为斜躺的白人搧风,而他们的脸上丝毫没有表现歉意。但我们现在身处在不同的时代,知道这样给人不好的印象,所以我们刻意隐瞒。」

  但更让梅根吃惊的是,她发现隐瞒其实是双向的。许多担任家务劳工的女性从农村来到城市,她们不愿告诉家人自己真正的工作内容,假装自己只是普通上班族,因为帮人做家务似乎是一种很羞耻的工作。梅根在北京聘请的保姆,每天早上都会穿上秘书套装出门,然后到梅根家再换上短裤和短袖。当她下班离开的时候,她会特地换回套装,只是为了搭公车回家时体面地穿越这个城市。

图片出处:rose Pan@flickr

参考报导:Atlan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