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悦生活 >一个好人(二)‧周俊仁出身名门没架子‧义揹残疾同学上课 >

一个好人(二)‧周俊仁出身名门没架子‧义揹残疾同学上课

一个好人(二)‧周俊仁出身名门没架子‧义揹残疾同学上课个人档案人物:周俊仁年龄:41岁家庭背景:拿督斯里周荣吉长子。患有小儿痲痺症的中医师邱威宁,回首年少时的青涩岁月,透露了一段不为人知、让人深深感动的同窗情谊。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是一位同学在他的求学生涯中充当他的“双脚”,揹起他一同走过学习之路。当年助他的这位同学,出身名门,就是现在本土品牌遍视力(Pensonic)的董事经理周俊仁,亦即槟城名人拿督斯里周荣吉之子。有道是:患难见真情。周俊仁当年不计自己是富家子的身份,常于上科学课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揹起邱威宁来回走约10分钟路程到科学室去,一晃就是数年。这段恩情,邱威宁铭记在心。“多年后的今天,或许他已忘了有这幺一段往事,但对我来说却是历历在目,难以磨灭。”当年的纯真孩童,经二十多年的社会历练,提起往事,犹在脑际迴荡不已。而患有小儿痲痺症的中医师邱威宁,更是感触深刻。他说,事隔二十多年,他才终于把心中那句“谢谢”说了出来。“那时年纪尚小,并不懂得很贴切地向对方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直到一两年前,我重遇他,匆匆寒暄了几句,回家后开始回想当年,感觉是多幺的温暖,这位多年默默雪中送炭的同窗,我是由衷地感激他。”“谢谢”两字包含谢意和歉意因此,那一晚,邱威宁终于传出了一道简讯给对方,发自内心的“谢谢”两个字,包含了他这许多年来的谢意和歉意。他说,虽然这句谢谢晚了一点,但却是感触很深诚意满满的。他说,周俊仁过后也客气地回覆了他,说当年帮忙他是应该的,那个简讯他还保留至今,他说,因为他非常珍惜这段可贵的友情。回忆这段温馨美好的年少岁月,邱威宁说,他永远记得同学周俊仁笑着用力地揹起他的情景,内心是暖暖的,人家说求学时期的感情最单纯,也最真挚,这话一点也错不了。患有小儿痲痺症的邱威宁,自小就对自己要求很高。他说,因先天已不足,后天就一定要比谁都要努力,老天爷也不负苦心人,他凭着毅力考上了人人羡慕不已的锺灵中学,也就在那时,他遇上了周俊仁,那位与他同年同班,并非死党,却总是挺身帮他的同窗。“我行动不便,一直以来都在双脚装上助行器来帮助行走,虽然走得比正常人慢,但总算可不依靠轮椅或柺杖,靠自己的双脚来走路。”但选读理科的邱威宁,因为一星期有好几天都要到距离课室约有10分钟路程的科学室上课,对行动不便的他来说,是吃力而困扰的。邱威宁曾好几次试着慢慢地走到科学室去,但因为行动太慢,每回都比同学多花了一倍的精力和时间,到达目的地时,大家都在等着他了,让他觉得非常过意不去。后来,老师就交代同学揹他过去,这种情况下,他更觉得自己是累赘,就在这时,有一个人忽然跑了过来,轻鬆并友善地告诉他说::“来!我来揹你。”说完就蹲下身子,双手轻巧地绕过威宁的双腿,再稳稳地揹起他。之后,在校园内,很多时会看到这温馨的一幕,数年如一日,只要上科学课,他都被一名热心的同学揹着上下课。这个人就是他的副班长周俊仁。邱威宁说,那时他是有点吃惊的,人人都知道,周俊仁的父亲周荣吉在槟城名气很响,像他这样的富家公子,竟然肯放下身段,热情和主动地来帮助他。“还好他长得高大,我个子也比较小,他就这样揹起我,走到学校最后方的科学室去。之后,揹着我来回科学室,更彷彿成了他平日必须执行的任务,而且足足揹了好几年,直至毕业,而且他从来没有怨言,让我非常感激他。”乐于助人展现真挚情谊他说,虽然间中也有其他同学揹他,但周俊仁,却是当中表现得最主动最乐意的一个,他说,身为一位名人之子,他不但完全没有架子,反而非常地乐于助人,他的热情,也让内向的邱威宁变得开朗起来。“让我更感动的是,我们并非死党,他却肯挺身出来帮我,这是一种非常真挚非常难得的情谊,但直至毕业,我由此至终,都没亲口向他说一声谢谢,因为我的个性较内向和害羞。”而威宁,也曾经和同学到周俊仁家中作客,看到周俊仁的良好家境,更让他觉得自己很幸运,拥有这样一个没架子真心待人的好同学。毕业后,大家分道扬镳,各自为前途和梦想打拚,而邱威宁也极少出席同学会,后来的周俊仁,也出国留学了,他们也更没有机会碰面了。“这幺多年来,他可能早已忘了他曾这样帮助过一个人,但我而言,却是一辈子的回忆,我很感激他,在我最需要人帮忙的时候,也在没人愿意帮我的那刻,伸出了他的援手。”中学时数年的风雨同路,威宁说,他已经不记得小儿痲痺症带给他的痛苦,但让他最自豪的是,他可以很安稳地依靠在同学周俊仁温暖的背上。对障友一视同仁周俊仁说,他从来没用异样眼光去看待弱势人士,包括在聘请员工时,他也有聘用残疾人士,如有语言障碍的员工。“我后来更发现,这些员工比一般人更积极和求上进,他们往往也是对公司最忠心的,而且没甚幺心机,因为先天的不足,他们都愿意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让我很感动。”他说,就像好同学威宁,完全靠自己的能力达成自己的梦想,如今已是出色的中医师,而另一位,听说也在会计领域中有不错的成就,他为他们感到骄傲。不觉在行善纯属自然反应目前是大马电器“一哥”的遍视力(Pensonic)董事经理的周俊仁,提及这段往事道:“我的确已忘了这件事,直到一两年前遇见威宁时再度提起。“事实上,我不觉得那是在做善事,在那种情况下,他是我的同学,换作是任何人,都一定会挺身帮他。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就好像在街上,你会上前搀扶老人家过马路一样。”周俊仁说,回想当年,班上除了威宁,也有另一个患小儿痲痺症的同学,而今,两人都分别在自己专长的领域中取得良好发展,让他这个做同学的也感到欣慰和开心。那晚,收到威宁的答谢简讯时,周俊仁也回想了很多。他说,那的确是一段很美好的过去,最单纯的环境,最真挚的友情,反而现今出来社会工作后,很难像当年那样毫无顾虑地去帮助一个人。“出来社会后,你会有很不同的体验,甚幺人该帮甚幺人不该帮,都会反覆考虑很多,但我一直都记住我父亲的教诲,人是不分贵贱的,人家有难,我们一定要尽能力协助。”受父亲影响情义待人周俊仁笑说,父亲是一个很典型的潮州人,非常讲求原则,所以,他们从小就被灌输做人一定要谦虚和有情有义的教育。“就像我们替他打理公司,大家都是从低层做起,这一点,父亲很坚持。尔今,父亲也处于半退休状态了,目前他也很落力支持慈善活动,而我,则更努力地替他管理好公司,让他有更多时间去做他想做的事。”和父亲一样的正义感周俊仁自小培养。他说,目前还是一样,偶尔也会有陌生的脸孔趋前来感谢他,后来才想起他曾以自己的经验提点过一些人,结果,那些人在受益后,上前来答谢他。“我很享受助人的感觉,帮助他人后,常常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珍贵友情,就像威宁这位二十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和他的这份手足之情,永远也不会因时光的流逝而沖淡,反而是我珍贵的回忆。”/副刊‧报导:林春莲‧201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