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悦生活 >一个好人(一)‧陈达安勇向丧家求捐赠‧出钱出力助贫老 >

一个好人(一)‧陈达安勇向丧家求捐赠‧出钱出力助贫老

一个好人(一)‧陈达安勇向丧家求捐赠‧出钱出力助贫老个人档案人物:陈达安年龄:61岁家庭背景:拿督斯里陈火炎次男,目前育有1女2男。为善最乐,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些简单道理人人明白,愿意身体力行更是难能可贵。这世上,有人行善为沽名钓誉;有人则以“助人为乐,不欲人知”来回馈社会。行善不一定要用金钱,心存慈悲,善待受苦的人,比捐款更功德无量。陈达安,很多槟城人都会在白事上看到他蹤影。看他讲话粗里粗气,一身草根装扮,常踏着辆破脚车,走路一拐一拐的,大家总会先入为主地视之为不是棺材佬,就是闲人一个。大家都很主观地这幺认为。直到知道他的“来头”后,再了解他这些年来所做的不为人知的大小善举后,方才大跌眼镜O起嘴。这“奇怪”的“小人物”,事实上是个真真正正了不起、对社会无私奉献的善心勇士。这些年来,陈达安所做的善事,都是一般人不愿去做的,更何况,以他如此显赫的出身。出席朋友的丧礼时,在适当时候,他会开口询问死者家属:“去世的老人,还留下甚幺日常用品吗?如轮椅、柺杖、尿片等,愿意捐出来给老人院及病老院,或贫苦的老人吗?”若丧府是有钱人家,他也会厚着脸皮拿出十多个慈善机构的名单向丧府说:“如果你们并不需要这笔帛金,可考虑把它捐出来吗?这里还有很多人,真的很需要我们去扶助。”在丧礼上向丧亲家属说出这样一番话,想必没一个人愿意这样做。但陈达安的的确确每天都很努力地在重複做同样一件事,他可以忍受大众对他的轻视眼光,可以任由人说他“不识相”,但对他而言,出力比出钱去做善事,有着更深重的意义。习惯被人在背后取笑“我做的都是很小很小的善事,常常,很多人根本不知我在做着善事,我知道,很多人在我背后甚至在我面前取笑我,说我是个奇怪的人,但我已经习惯了,也不在意,我很清楚,陈达安一生得一直不停地帮助有需要的人,能帮的,我都会尽我最大能力去帮。”好不容易在丧府那领取二手轮椅、尿片等物后,陈达安最常面对的,还是华人那流传了几千年的“禁忌”,一手领了物品后,他一转身就听到受惠者说:“这些东西都不知道是谁用过的,搞不好是昨天刚死,今天就取来给我用了。”每回听到这番话,陈达安都会觉得特别难受。结果他要求取回轮椅,告诉对方,两三天后他再换过另一张给他。“结果我回家想了很久,也想不到任何办法来,二手轮椅又不可能回收的,但最终还是让我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来,希望老人家们可以毫无芥蒂地使用。”他的法子是,自掏腰包地把轮椅全面维修过、喷漆和换过全新的轮胎,这样一来,老人家就会感觉舒服一点。“可能很多人都说我傻,一番好意人家不受,还要为他们做这样多,但我觉得,好人要做就做到底,没问题。”除了出力,这些年来,陈达安也为善事出不少的钱,通常还是以“神秘人”名义捐献,推动爱心筹款行动,他更是表现得不遗余力,5年前还创下筹款高峰――为盲童院筹获9万5000令吉的数目;中华中学建校时,他就筹到1万9000令吉。惊险往事加强自力信念八九岁才学会走路,四年级才踏入校园的陈达安说,由于从小双脚无力,每天走多几步路就会气喘无比,双脚乏力,没办法长时间步行。所以,每天上学时,父母都会特别聘请两名工人搀扶着他上下课,好让他可像一般的孩子般快乐地上学去。陈达安叙述了一段惊险无比的童年往事:“每天上下课,我都必须越过马路到对街去。一天,我决定拒绝工人的扶助,我挣脱了他们的手,我要靠自己的双脚过马路,结果,那天我差点就丢了命。我差点被迎面而来的巴士撞伤。我的书包掉落地,我的手已可碰触到巴士。这惊险的画面永存在我脑海中。回家后,我被家人痛骂一顿,但这更加强了我不想依赖人靠自己的力量步行的信念。”靠后天努力成就先天不足自小体弱多病的陈达安,除了不能随便进补,睡眠也得非常充足,虽然他四年级才开始上学,但他没一刻也没放弃自己的前景,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课业上,他一直都比任何人还要努力,然而,他的“先天不足”还是无法让他顺利追上别人,初中毕业后,他就没机会上学了,于是跟随父亲打理家族生意。“我会做善事,是从偶遇一名法师的开始。法师告诉我,我这生人无论有钱或没钱,都一定要帮助有需要的人,而且心里也不要期望有甚幺样的回报。我对法师的话深信不疑,那天之后,我设法努力地赚钱。”常去拍死者遗容和丧事过程尔后,陈达安每天都利用下班时间做兼职,他甚幺都愿意学,学修车学修冷气,后来更学摄影。“我有个摄影师朋友,他常会找‘康头’给我,有时他忙得不可开交,就叫我去当临时摄影,而我最常去的,就是和白事有关的地方,如在太平间死者入棺,而子孙赶不及见最后一面时,我就是最重要的角色,负责把死者的遗容和过程拍摄下来。”他说,他见过很多死状恐怖的死者,有些也不知是死于甚幺病,他跟到底就是了,甚至送葬他也跟着去,为的就是存多多的钱来做好事。公司里常常会收到慈善机构寄来的传单,他在决定要做好事之后,都会偷偷把传单一一收起,待钱存够后,再来帮忙他们。“尤其是看到痉挛儿童的照片时,我就会想起小时候的自己,虽然现在我的病已经好了,但对于他们无助的情况,我感同深受,我告诉自己,有天,我要让这些可怜的孩子感到人间的温暖。”陈达安意志坚定地说。做善事成生活重心陈达安在存了一笔钱后,即努力地朝目标进行,他领了银行支票簿,低调地定期以匿名身份把支票寄到各家慈善机构去,有时寄一百,有时寄三四百,有时一个机构一口气寄了五张不同名字的支票,平均每月寄五六次。曾挨家逐户去筹款“我觉得以神秘人的身份做善事没压力,又很开心,后来,我成为多家慈善机构会员,也暗地里努力发动筹款计划,我平日热心待人,到处都有我的朋友,我出多少,大家就出多少,偶尔我也挨家逐户筹款去,有人捐一令吉,也有人一口气捐五百。做善事已成了我的生活重心。”1980年,陈达安结婚了,摆酒席多出来的四五千令吉的红包钱,他也瞒着太太把所有的钱给捐出去。不久后,太太怀孕了,在做定期检查时发现胎儿可能患有心脏有孔,那时的陈达安经历了人生最痛,但他说,他并没有埋怨上天,只能怪自己善事做得不够多,得不到好的福报。行善宗旨不分宗教陈达安多年来的行善的宗旨不分宗教,不分种族也不分政党,他说,只要是人,就有血有肉,他能帮多少,就尽力去帮。“我做的善事再多,也从不要求任何的回报,大女儿6岁后做心脏手术成功,我的脚现今可以随意步行,这些都已是最大的福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感激敬佩校长提点除了余廉神父,前菩提中学校长傅晴曦也是陈达安最敬佩的人之一。“中学时,校长就曾告诉过我,出来社会工作后,若是有钱就要出钱协助不幸及贫穷的人士,若是没钱,也一定要出力帮助他们。”校长去世前,他去医院探望他老人家,校长还送了一副对联给他,写道“达练精勤显效力,安和乐利表爱心。”遗憾行善者越来越少历经人生至痛后,陈达安立志要做一个真正对社会有供献有付出的人,他之后加入了民政党,担任槟州民政党投诉局服务局副主任兼中央福利官员,因利趁便,让他有更多机会去落实行善计划。“民政党元老温振祥常说的一句话,对我影响深远,他说朋友比金钱重要,这句话我记住了。近年来,我因为重情义,四海之内皆是我的朋友,所以,很多人都会在丧礼上看到我的身影,这是我一直为有需要者寻求协助而努力去做的事。”善事做多了,他领悟出一个道理,他说,出力绝对比出钱重要,对华社付出的余廉神父是他一生中最敬佩的人,他说,现今的社会里,真正身体力行做善事的人,是越来越少了,这是他最遗憾的地方。“所以308民政党落选后,我大声痛哭,我非常地遗憾,往后做善事、为民服务的机会可能变少了。”常留意报纸注意有需要者陈达安每天都会留意报纸,对残障与弱势的孩子都会第一时间给予帮助,多年前有一名出生两星期心脏有孔的孩童,他就亲自发动筹款。爱用另类方式行善“我捐两百,朋友就一起捐两百,短短几天,我们就筹到了一万多令吉,可惜,病童等不到康复的一天,十多天后就去世了,虽然最后我们筹到的钱,他没机会用到,但他的父母却亲自上门答谢,让我非常感动。”他笑说,他确是个怪人,爱用另类的方式去行善,人家不愿意做的,就由他来做,也坚持要见他本人的就不做,贯彻始终当个神秘的捐献者。/副刊‧报导:林春莲‧2010.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