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馨生活 >《想想论坛》无所不用其极!蒋政权如何箝制新闻出版自由 >

《想想论坛》无所不用其极!蒋政权如何箝制新闻出版自由

《想想论坛》无所不用其极!蒋政权如何箝制新闻出版自由

本文作者为马非白,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

台湾历来的独裁专制政府及殖民政府对于新闻自由,几乎都不约而同的採取严格控制手段,在蒋政权时代尤其变本加厉地集各种手段之大成,对新闻自由的箝制无所不用其极,致使蒋政权统治期间,台湾新闻自由程度在国际上的排名都与共产国家同一等级。

台湾被中国国民党蒋政权佔领的初期,由于政治控制尚未部署完成,因此,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自由空窗期」。1946 年八月,蒋政权下令未经许可的报纸、杂誌全部停刊;到了二二八事变期间,所有非亲中国国民党的报纸,更全部遭到禁止发行、封馆的命运,当时遭到蒋政权野蛮地捣毁、封闭的报馆至少有六家以上;事变后又有二十二家报纸遭遇停刊命运。

蒋政权实施戒严之前,虽有新报纸获得有限度的核准登记,以及自中国迁台避难的报纸,但是,戒严之后,在报禁、限制增加张数等等政策之下,台湾报业经历了漫长的灰暗时代。

1949 年五月十九日,蒋政权宣告戒严令,才经过三天,也就是同年的五月二十二日,就迫不及待地向当时民营报纸中销路最好、言论最尖锐的《公论报》开刀,勒令停刊三天,创下戒严后政治迫害新闻自由的第一件案例。

接着,蒋政权进一步在同年五月二十八日发布施行所谓的《台湾省戒严期间新闻杂誌图书管理办法》,明定迫害新闻自由的条文是:「凡诋毁政府或首长记载、违背三民主义、挑拨政府与人民感情、散布失败投机之言论及失实之报导、意图惑乱人民视听、妨害戡乱军事进行及影响社会人心秩序者,均在查禁之列」,管制之严酷简直到了无比荒谬的地步。

《想想论坛》无所不用其极!蒋政权如何箝制新闻出版自由

1954 年,蒋政权进行佔领台湾以来的第二度大规模下令新闻、杂誌停刊,接着,又制定『战时出版品禁止或限制登载事项』九项条文,蛮横地紧缩新闻自由尺度,当时曾引起新闻界第一次的反弹,蒋政权浅试而止,不久就宣布暂缓实施。

九项禁、限条文的挫折,益加坚定蒋政权要贯彻其控制新闻自由的意志,虽然台湾整个言论市场全面噤声,然而,蒋政权并不以此为满足,到了 1958 年的三月二十八日,更企图透过修法将政治黑手彻底伸入整个出版领域、全面箝制言论自由时,没想到却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轩然大波。

依照蒋政权的计划,由蒋经国所控制的特工系统制订『出版法修正草案』,準备在原来的报禁之外,再加上更严酷的『刊禁』和封闭报纸的规定,一切的作业都在祕密中进行,连送给行政院、再提交立法院的过程都非常祕密,蒋政权的如意算盘是希望在立法院极机密、极迅速地通过该修正案。

没想到在送达立法院之后,修正案内容外洩,像掀起压力锅般,一场排山倒海的抗议浪潮因而爆发,甚至于中国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也藉这个修正案而展开,在前后长达八十三天的立法过程中,台湾新闻界对极权统治手段所发出的怒吼,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

这一修正案规定,凡新办的报纸、杂誌都必须向政府注册登记,非经批准不得发行。至于已办的报纸、杂誌,原『出版法』规定,非经法院宣判不得查封,而修正案则规定政府有权根据出版物登载的内容对其进行『警告』,经三次『警告』后须停刊一段时间。如遭停刊三次,将取消其注册登记证。

根据这项修正内容,中国国民党政权可以不经司法程序而任意封闭报纸、杂誌。不只是把原来已徒有虚名的新闻自由越修越少,而是将新闻自由彻底践踏得蕩然无存,后来随着台湾民主运动开始勃兴所出现的众多党外杂誌及书籍,就是遭到这个恶法及其他戒严下的行政命令予以一再地任意查禁、强制没收。

《想想论坛》无所不用其极!蒋政权如何箝制新闻出版自由

反弹的声浪首先由民营报业发出,近年立场趋于保守和亲中的一家报纸当时是担任先锋的角色,所有的民营报纸和独立刊物出现空前的团结,砲火猛烈地谴责修正案扼杀新闻自由。报业团体也发动一波波的请愿、抗议。

台湾临时省议会在吴三连、郭雨新、李万居等等党外省议员联手下,通过建议立法院慎重审议的提案。高雄市议会也公开声明反对修正案。

蒋介石虚情假意的接见新闻界代表,谎称愿意接纳意见。然而,新闻界代表才走出总统府,它立刻下令立法院强力运作,务必要通过修正案,这些新闻界代表虽然受骗了,但是,他们日后仍对蒋介石极尽歌功颂德之能事,非常没有骨气地屈服于强权,难怪蒋政权能继续为所欲为。

立法院原先有祕密或公开审查的争议,扮演『忠诚反对者』角色的 CC 派立委、监委和在野党派立委联合,力主公开审查和杯葛修正案通过,但在蒋介石下令强力运作之后,也因受不了各种政治恐吓手段而软化。

这项恶法很快速地在立法院获得通过,台北市民营报业抗议并向监察院陈情,监察院隔了一年竟作出这项修正案并未违宪的决议。

再隔了二十八年后,陶百川又在监察院对出版物管制的各项规定提出批评,蒋政权箝制新闻自由的狰狞本质并没有因为政治发展而改变,竟然下令警备总部发动了一次可耻的围剿陶百川行动,在当年造成更大的风暴。

《台湾省戒严期间新闻纸杂誌图书管制办法》直到 1987 年才被宣告废止,至于《出版法》则在行政院新闻局经过多次邀请业界讨论存废问题之后,经过立法院审议通过后,由当时担任中华民国总统的李登辉于 1999 年一月二十五日宣布废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