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馨生活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作品。Photo/ Carol Keng 凄美北极

1845,大航海时代,极盛大英帝国,派出上百位号称「世界最强」的英国皇家海军浩蕩北航,探索一条可以从格陵兰绕行美洲大陆北部通往白令海峡直达亚洲的梦幻通路-西北航道。这是个雄心壮志的开端,却有个一去不返的结尾,两艘船舰驶离英国的那年夏天,在半年后杳无音讯,所有船员宛如人间蒸发,大地吞噬了希望。

现在面对这片风平浪静的海湾,无法想像,百年前一段悲伤故事曾在此上演。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作品。Photo/ Carol Keng

当年领船者富兰克林爵士同样在这片冰雪世界里消失无蹤,他的夫人珍恩便不惜任何代价寻找丈夫,抽丝剥茧,并探访当地稀少的爱斯基摩居民,直到多年后,谜团才渐渐清晰。据爱斯基摩人描述,他曾经目睹一群白人向西行走数天,因为饥饿而死,而他手中收藏着白人遗留下来的银器是为证物。可怕的叙述紧接在后,爱斯基摩人描绘那些残手缺足的尸体,以及队员们为了生存如何互相残食,而北极冰河,正静静的见证这一连串悲悽的故事,白雪上染红了鲜血,上百名队员无言而寂,百年后,北极依旧宁静,覆盖了悲伤,却换上了当代世人寄予的梦想面纱。

极地祕境

对多数人来说,极地就是一块未知的大陆,对我而言,未知中再探访更未知的领域,几乎无旅人的足迹,这更叫「祕境」。

格陵兰岛西北端的约克海角(Cape York),并非极地之旅的必经之地,所以村落维持了当地住民的日常生活形式,看不太到刻意开发的面貌。当我们抵达时,居民好奇的在屋前张望,他们的身影沐浴在温柔的日光下,迎接我们这些来自异域的人们。

夏日的约克海角并非长年极冻,早晨的气温可上达摄氏五度左右,沿着村里唯一的小路漫步,处处都是与大自然搏斗的生命痕迹,在村落的山坡上,赫然发现一片柔软的绿色奇蹟-短小不起眼,约略只有指头大小的绿色苔原,盎然的姿态,看见了生命力的强韧。

装饰北极圈周边祕境的是蔓延无尽的古老冰川,与大海相接的壮丽画面是大自然赐予当地居民独家美景。远眺,万年冰川如瀑布般倾洩在大海里,远处的冰山大小各异,错落起伏,彷彿是白与蓝的圆舞曲,有时蘶然,有时温柔。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变化万千的冰川,大自然的神奇化工。Photo/ Carol Keng 与北极熊的邂逅

挺进北极圈的第一站,是位于格陵兰岛东北方向的「史瓦巴特」群岛,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以一个共有国的方式静静存在着,由挪威行使主权,而签约国有权在群岛上进行考察与开发等活动。

史瓦巴特是维京语,意思为「冷峻的海岸」,其中60%被冰河覆盖,是仅次于南极、格陵兰的第三大冻原冰帽。这边生态丰沛,拥有上百种植物和四面环海的天然条件而成为许多海鸟孕育新生命的繁殖地外,也是「极地之王」-北极熊的故乡。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在岸边享受静谧日光的北极熊。Photo/ Carol Keng

这趟旅程并非我与北极熊的第一次邂逅,回想某一年盛夏的纽约中央公园动物园里,有一只看起来懒洋洋的北极熊,完全感受不到「北极食物链王者」的风範。直到我在北极遇见的北极熊,才完全颠覆了小时候的慵懒印象。

北极旅游中,常以登陆小艇代步,追寻北极熊的蹤迹-只因牠儘管身躯庞大,奔跑的时速依然有四十公里,若是在同一平面被熊看见,八成插翅难飞。在这边,有惊险但也经常会看见动人的画面,在一次的春末夏初季节,距离小艇只有十几步距离,一只身形瘦小、看来应该是母熊的北极熊走在前方,两只幼熊紧跟在后,不远处一只身材高大的北极熊爸爸正亦步亦趋、寸步不离地尾随在侧,成为极地里最美的一幕。

其实,动物世界隐藏着极其奥妙的互动,九月是公熊和母熊交配的季节,一月初,母熊通常会产下一对双胞胎,时而看到母熊怀抱幼熊哺乳,或担心宝贝因体弱无法在雪地上远行,将牠们揹在背上负重前进,或可目睹幼熊蜷缩着小小身躯,躲在母亲的臂弯中取暖。只是熊爸爸只能远远跟随,无法靠近,因为公熊的天性不似母熊有母性,一旦饑饿难耐无法抗拒时,还是可能食子裹腹,所以母熊不但得细心呵护幼熊,还得提防饿昏公熊的攻击!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北极熊妈妈带着宝宝亦步亦趋前进。Photo/ Carol Keng 海上小丑善知鸟

北极探险中很多时间需仰赖小艇,某些区域人们踏足陆地很容易就成为北极熊的丰盛晚餐,还有许多自然生物,更必须靠着小艇巡弋于峡湾的浮冰间、石壁的转角处才能发现惊奇,一饱眼福。就像某次探险队长将登陆小艇小幅度的转弯时,我惊鸿一瞥看见一个小小的头,正埋在水中,亮橘色的双脚在浅水处使劲划动,水中隐约有双眼睛闪烁着,我不禁忘情地大喊:「Puffin!」

生长在寒带地区的大西洋善知鸟,有个动听的别名-「海鹦鹉」,牠们一生当中多数时间都在海洋活动与过冬,有着娇小的身躯、黑白分明的羽毛、鲜豔夺目的巨喙、炯炯有神的双眸,看似一脸无辜的模样,活似海洋裏戴着面具的小丑,所以又称为「海上小丑」,象徵一种粉墨登场的童趣,感觉更添俏皮活力。

每年四月到八月间,只要在小艇上抬头就可望见一对对用彩色鸟嘴轻轻碰撞、跳着求偶之舞的善知鸟,这是牠们每年唯一上岸的时候。共结连理的Puffin会回到相同的巢穴,雄性与雌性轮流孵蛋,直到雏鸟破壳而出。

万般幸运我曾看到善知鸟的蹤迹,却又万般无奈大自然的万变。根据资料显示,近年由于海水温度升高,善知鸟的食物玉筋鱼不明原因消失,而漂流在海上的外溢石油,也间接威胁到善知鸟的族群生命,现在,我看着满天飞舞的善知鸟,心中默默地对牠们说:别了!期盼下次还能见到你粉墨登场!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小艇穿梭在蔚蓝冰山间,大自然的风潮,把冰山雕琢成晶透的溶洞,变化万千。Photo/ Carol Keng
揭密北极点

北极比南极更具神秘,探险记一页页记载的失败多于成功的故事,未到达极点,却已被周边极冻所杀,直到1893年挪威探险家弗里特约夫.南森搭乘「前进号」启航新西伯利亚群岛,但启航不久,却陷入浮冰群而动弹不得,开始多次与冰层相抗过程,停滞到成功,队员们对船只硬体逐渐放心,不再担忧冰层推挤所发出的震动与巨响,海流也顺利将探险朝目的地推进。

1985年,「前进号」约莫走了一个月,但因前进的速度被浮冰漂流速度所减弱,所以一直无法抵达北极极点,最后只抵达北纬86度13分,距北极极点约370公里处,创下当时最接近北极极点的纪录,自此,也证实了北极是一个大冰洋。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核子动力破冰船石破天惊的破冰景观。 征服正北极极点

现在,我们这些以「旅人」身分到达极点,除了可以体会并感受到当初那些探险家的狂喜,来自海天一隅的大伙,也各自将带来的国旗旗帜撑起高举。那份难以忘怀的心灵悸动,深植在每个人的心中。

每趟极地旅游,平均都会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成员,到达极点时,大家会手牵手环绕成一个圆,顿时血液窜流,忽然间天、人、地合一,感动无以复加。直到《We are the world》的旋律响起,大家跟着探险队长的口令,循着逆时针方向绕着圆周小步迈进,在短短几分钟之内,我们彷彿绕行了地球一周,此刻世界就像是个微型缩影,人与人之间似乎只存在着简单的距离,不分彼此,足迹已然鲜明地烙印在正北极极点90度的雪地上,音乐声持续播放,但我的旅行时钟此刻却定格了,眼前雾濛濛的泛起水气,逐渐模糊了双眼……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到达北极点,大家心手相连环绕成一个同心圆。 浪漫的流动

伫立极地,彷彿自己置身人间外,在这边,带走的只有回忆,留下的却除了足迹,还有随着冰河永存千年的「瓶中信」。

这瓶中信是永垂不朽的见证,见证我们曾征服极地的证据。旅人们在北冰洋结成的陆地上静静俯首,将千丝万缕的饱满情绪,化为只字片语,小心摺叠放进「时空胶囊」中。此刻,只见大家专心地振笔疾书,也许是一封短笺,或是对未来的期许,不管有没有特定的接收对象,这些悬念和爱的祝福,将随着洋流地推波助澜,传递到地球的某一角落。

这些不能说的秘密,只有北冰洋洞悉一切。当号角响起,探险队长在四位前导队员们的护送下,在倒数声中昂然向前,小心翼翼地将捧在手心在时空胶囊抛向大海。在众人的见证下,大家屏气凝神,看着它沉入北极极点的海底;此时此刻,万籁俱寂。只听到扑通、噗通声此起彼落,就像涟漪般逐渐扩散。

几分钟内绕行地球一周:极地旅人难以忘怀的心灵感动 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作品。Photo/ Carol Keng 省思极地的未来

多次造访极地的我,面对冰天雪地中这些大大小小的生命,总有份难以言喻的亲切感,但我心担忧,北极浮冰的面积日渐缩小,照此趋势持续发展,很可能再过几十年,北极海的夏天将完全没有浮冰。冰帽溶解过快,北极熊被迫渡海求生,寻觅距离最近的浮冰,在经过数百公里的马拉松长泳后,即便是擅长游泳的北极之王,同样无法倖免无难。

自己幸运的与极地相通多年,但也同时感受老天赋予的这份使命,让我能将极地的极致之美与更多人分享,让大家在领略大自然奇异恩典的同时,能够思考生态永续的问题,也对我们生活的土地有更多的理解和疼惜!

*北极旅游禁忌:

勿留下到此一游的证据与带走任何纪念品任何垃圾。 勿带走任何东西。 勿惊扰动物与鸟类。 严肃看待北极熊危险性。✺ 爱冒险的你,还记得是旅程中的哪ㄧ群人、哪一件事、哪一抹风景让你发生改变?快来分享你的壮游故事,赢得联合航空赞助的台北-美国来回机票!